首页“恒煊娱乐”首页

时间:2019-10-04 23:28       来源: 恩佐娱乐

  [恩佐娱乐]---招商主管6513845---UP主@信徒Shinja未曾想到,自己在游戏中录下的一场“不期而遇”,竟能演变为播放量

  9月13晚,信徒在B站上发布视频,题为《俩老外在中国服务器里疯狂飙中文!甚至还互相教学?》,这则视频记录了UP主在游戏《VRChat》里的奇遇:他和化身为香肠人与小黑人的两位陌生玩家,于聊天室的一处角落里,用中文展开了百无禁忌的对线

  信徒将视频发到了微博上,引起了更为广泛的传播创作者最初的无心插柳,最终引起了一场盛大的网络狂欢。香肠人与小黑人的搞怪形象与魔性对话,成为了许多人的快乐源泉。然而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,视频里给人带来欢乐的主人公,可能是现实生活里的“边缘人”。

  笑Cry”了。葡萄君也被这个笑中带泪的故事击中。我感动于:陌生的人们,在虚拟的游戏空间内,戴着面具和伪装,却又能够呈现出真诚而又充满人性的交流。

  那一夜的汉语角《VRChat》是故事发生的舞台,同时也是一处虚拟现实的在线社交平台。你可以将它当做仅具备VR聊天室功能的《头号玩家》“绿洲”

  《VRChat》中的聊天室“我可以用它做任何事情,任何线下都能做的事情。”信徒表示《VRChat》是个绝佳的虚拟社交平台,而人们在这个平台上能做的事情,绝不止聊天交友,“我甚至尝试过玩剧本杀,就算是玩跑团游戏,它也能够做到。”

  “那时候已经(凌晨)四点钟了,中文频道里没什么人,不是挂机党就是海外党,我就想随便聊聊天然后睡觉,很巧的是,香肠人突然出现了。”

  两个人的交流,起初十分平淡,话题怎么也绕不开“说中国话”。直到另一个主人公,小黑人的登场,这场相遇才突然变得有趣起来。

  不请自来的小黑人,自称来自伊拉克,是一个16岁的男孩,现居美国。他跟信徒和香肠人也聊起了“学习中文”的话题,不过随着他加入,这个普通的话题开始爆发出密集的笑点。有条网友评论很有意思,他把三个人的聊天场景,形容为

  前头的交流到底还算正常,但不知为何,香肠人突然放飞了自我。按照网友的评论来说,他开起了“国际开车”,冷不丁地问起小黑人懂不懂“黄X”是啥,并直言自己喜欢看片。当小黑说需要查查字典的时候,香肠人有此感慨,“他还很年轻,他不是变态,我是变态。”

  只是,信徒和屏幕前的看客一样,当时没有在意到,那首听来欢乐的歌曲,竟会是颠覆整个故事基调的伏笔。

  ——在1990年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,歌手韦唯登台演唱了一首《1234567》;这首歌的主题关乎朋友,注入了“天南海北是一家”的情感表达。

  当香肠人LANGA Feom唱到“我的朋友在哪里”时,小黑人DRG半跪在地上,把歌曲接了过来,兀自唱着“

  不知道其他人感受如何,但葡萄君从中听到了一丝哭腔他们还演唱了《对不起我的中文不好》,但最初没有任何人领会到其中的深意。直到信徒将视频蹿红的消息,告之两位故事主人公之后,

  正如标题所示,主人公们异常激动。香肠人忘却了表达,兴奋得狂奔不止;小黑人则惊讶于自己突然被聚焦,带着怀疑问道,“这种事,一生就这一次了吧?”

  小黑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信徒见状,晃荡起对方的脑袋,以为他消化不了此等信息量。就在大家以为他离线之际,DRG出声表示自己又回来了。随后,在场的,包括香肠人的朋友@花之祭P,听见了对方的告白:

  嘿,兄弟,我永远是不受欢迎的人。即使是在学校里,我也基本没有朋友。这感觉糟糕透了,你懂我意思吗?你懂的,这(消息)就像是一个惊喜。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就是得感谢你。

  小黑人的这段感言,与他的“朋友在哪里之歌”形成了呼应。他唱到的那句“在这里,在这里”,或许当真发自肺腑。信徒告诉葡萄君,他本人也没想到,给大家带来快乐的小黑,竟会有一个孤独的现实处境。

  在与信徒的交流中,葡萄君向其问到,玩家们为何能在《VRChat》里如此交心,他同样有所不解。

  这就是我喜欢这款游戏的原因。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,发现这里面歧视和偏见很少,他们甚至拿歧视、偏见作为梗,拿来自嘲,或者是开个小小玩笑。这里面大家畅所欲言,感觉各民族大团结。

  Syrmor的视频专辑近两年来,Syrmor在《VRChat》里遇到了一个自韩国的“宪兵鸟儿”,听他诉说起死去的哥哥;一个四处流浪的“长脚鸟”,对他的悲惨童年娓娓道来;一个《传说之下》里的骷髅Sans,回忆到当他得知女友癌症晚期时的内心处境;以及一个扮演小猪身份的父亲,谈论起患有蝴蝶症的孩子,如何与病魔做斗争。

  Syrmor接受媒体kotaku采访时曾说过,在与游戏遇见的人很愿意交心,哪怕他说自己醉了。而他认为,这些“边缘人”的故事,无论多么平凡,都闪现着人性。

  你在游戏中,可能不太容易去深入了解一个人,因为彼此之间始终隔了层游戏。但在《VRChat》里,大家除了语音交流,没有别的什么玩法。在这种情况下,你更容易看清一个人。

  我把Syrmor的事迹告之于信徒,他转而想起了在游戏中遇到的“猫咪弟弟”。“他在游戏里的形象是个猫咪,他跟我说,他每天晚上都住在日本的网吧。”信徒得知,这位猫咪弟弟正在日本念大学,他生活拮据,需要半工半读,但是找兼职被拒,过程满是心酸。

  信徒说,他此前没有意识到,《VRChat》竟是一个能让人敞开心扉的地方。

  负面性的影响我们暂且放下。试着去设想,如果没有虚拟的空间,和能够让人放下防备的伪装,那些在现实中不得志的人们,又该如何自处。而我感叹于,虚拟社交平台愈发给人真实体验的前提下,投身其中的人们反而有了更多勇气去互诉衷肠。发生在这些虚设空间内的真诚的、人性的交流,最后又给置身现实里的人们带来莫大感动。

  最后的结局,是所有人都在现实里,走出了更好的一步。香肠人与小黑人受到了国人的欢迎,他们纷纷开通微博,粉丝数量迅速过万,很多人通过不同的方式,向两位示出友好。而信徒则从迷茫中解脱。他告诉我,此前兜里所剩不多,差点就想着回归父辈价值观里的平稳生活,但经过此事后,他反而更坚定了自己做好游戏视频UP主的目标。